诶嘿嘿嘿

磕各种感兴趣的糖

【顾顺x李懂】回响

小百:

“也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以后有的是机会。”




也不知道是新来的狙击手身型过于庞大还是怎么,李懂不是太喜欢跟他对话的感觉,因为他必须要把头微微仰起来才能对上对方的目光,而且无形中有一股力量将他压制在身影之下,动弹不得。




“房间,你的床。“李懂指了一下光溜溜的床铺。“要帮忙吗?”


“帮忙?不用。还不知道能睡几回呢。”顾顺摸了摸床沿,“将就眯会儿得了,天不亮就得走。”


“诶,这你的床?能坐吗?”说着已经坐下了,李懂眉毛一动,心想说不生气,不值得。




“罗星...伤挺重我听说?”




“他会没事的。”




“。。。那是,那肯定。你别那么紧张啊,我又没说..哎喂!”




李懂走出房间,这里一切都是狭窄的,床,走道,窗户。自从罗星受伤他就没怎么出去过,也不敢去看。一是他们确实还没机会下船,二是,他不知道看到战友躺在眼前他是不是可以坚持走到他身边。


来了个替补队员也不晓得能不能配合的来,他想。




他当然知道顾顺,他太知道了,从很早以前。那人倒真配得上那份桀骜,技术好得令人发指,他看过顾顺的成绩,对自己是碾压式的嘲笑。罗星也老说他,训练说,吃饭说,睡前说,擦枪说,玩儿子弹说,所以李懂觉得世界上如果还有谁更了解顾顺除了罗星就是他了。不过他是被逼的。


所以那个人仿佛一身正气的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他的心跳就被螺旋桨转动的轰鸣声弄的节奏紊乱。


要是罗星没受伤就好了。要是..




还想着,两人已经面对面,顾顺居高临下的看,心里卧槽,这童子军?




果然一开口一身正气烟消云散,李懂本着一个军人严以律己的本分才没说出更过分的话来。




不对,他也是军人,他怎么这么讨厌?




岂料饭后顾顺一直跟他聊到快半夜,絮絮叨叨,一边说话一边嚼口香糖,吧嗒吧嗒,李懂说你睡不睡,我要睡了。




行啊!行,你睡。




那你




我床没铺我在这儿坐会儿。




李懂真的困,很快就睡迷糊了。快沉入梦乡时隐约有什么在眼前晃动,又好像很远。他挡不住疲惫睁不开眼,只能放任其他感官去放哨。直到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明显,甚至周遭的空气都带着被侵略的温热感他才猛的睁开眼睛。




嘘。




草!你干嘛!




啧,培养一下默契啊,你睡你的。




这换了谁都会吓清醒,大半夜有个人盘腿坐地上跟你脸对脸,还把手搭你手腕上。


顾顺眨眨眼,别怕,放松点。


李懂坐起来,刚要下床又被压住肩膀,那个讨厌的声音又在自顾自的说话


我呢,我对搭档没要求,别拖我后腿就行。


再就是心理素质一定要好,哥们儿被爆头了后面的可都是你的事儿了,别怂。




你能不能说点好的!




顾顺一愣,怕什么来什么,那子弹也躲不掉啊,还不让说。


又弯下身子来跟他对视,你想太多了。


罗星的事跟你没关系,他多猛啊,换了我不定追过去,他这人就这样,太正。


他跟我说过你,说你很厉害,又勤奋,又专注,当观察员可惜了。


我也觉得你很厉害,坚持下来了。




什么?


李懂没听明白,什么坚持下来了?




可那人已经往后两步坐到光板床上,躲进黑暗里。




///


直升机发现了伏击在控制塔的狙击手,李懂也瞬间发现了那架偏角飞行的直升机的意图,可是只能眼睁睁目睹了三秒钟的狂轰滥炸。




他用近乎尖叫的声音在对讲里喊他的名字,可是那边迟迟没有回音。一瞬间他想竟然想起几天前顾顺压低了身子对自己说万一哥们儿被爆头了你可别怂,他说这话时平稳的像一艘大船,像那艘可以带他们回家的大船,能看见湛蓝的海平面,很美很美。他一边向上跑去一边想着我坚持下来了,你记得的那些事情我也全都记得,你..


控制塔一片狼籍,他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战术服。他冲过去想搬开上面那些碍事的废墟铁块,听见底下传来微弱的声,我没事,你...用我的枪


战斗还没结束,他望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们代表了最强作战力量却总是看到最深重无力的绝望,看到自己的战友不辱使命的战斗却最终落得面目全非,听到通讯设备那头无论如何发不出回应的寂静悲壮,看到总是笑自己磨叽的像个姑娘的那个铁血姐姐被当作人质用枪指着头




枪很烫,他手在抖,从瞄准镜里看过去他没办法控制自己呼吸,那个点始终在移动。




别怕,压力....会让你更专注




他吸了一口气,慢慢呼气,扣上扳机。




它会在任何时候横在你眼前把天地撕开,倾倒那些障眼的烟雾。


它会在任何时候拥抱着你,扼制咽喉,将你推至濒死的山崖。


它会在任何时候提醒着你那些不愿想的过往,他们都无限放大放大。




滴答。




///


顾顺坐在黑暗里,声音没有白天时那么虚张声势,听起来又软,又柔和。他说你别多想,罗星不是因为你才受伤。你知道有一种人,好人,好人多半是没有善终的。因为他老做那个扛天下的人,可是心怀天下的有几个好下场。


我知道你不是害怕战场,那是一种本能。




李懂呼吸急促起来,他想说什么来反驳,可是没办法,顾顺说中了。罗星声嘶力竭的喊着再给我一次机会!而自己本能的闪躲,让罗星几乎瞬间一把将他拉到身后死死挡住了子弹来的方向。


他们搭档很久,可是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如果有一个人必须留在战场上,那个画面会是什么样子。


他不敢。




顾顺一句句踩过来,拔掉他心里每一根刺,让那些涌动的血液咕咕的涌起来,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法释怀那永远要背负,会把他压在那个地方停滞不前。


他说我知道你坚持下来很难,进蛟龙更难,跟着罗星,是因为你真的厉害。


我知道你不是害怕,你什么都不怕,你爸要能看到,肯定骄傲。


罗星和我的那场比赛,只是顺延,不是取消。我会等他站起来拿着枪来找我,他每次都那样,他多横啊,我得找机会干他..




李懂按着太阳穴,其实他是挡住眼睛,虽然在那么黑的地方顾顺肯定看不到他在哭,可是他还是想挡住


顾顺走过来坐在他旁边,揽住他控制不住颤抖的肩膀,将他按向自己胸口




呼吸。


哽咽无声。




呼吸。


哭音从紧绷颤动的喉管深处爬上来,终于到了一个发泄的临界。




呼吸。


一只大手在他的后背来回轻抚。




呼吸。


顾顺接住他,将他抱在怀里。




呼吸。


呼吸。


他安静下来,感觉到心跳,温热的气息。




滴答




////


他穿过那些碍眼的烟雾,命中。




滴答




他放下枪,往旁边一望手脚并用的爬过去搬开那些乱石断铁,他喊他,顾顺,顾顺!你没事吗?能起来吗?我帮你..




那人脸上的血糊了眼睛,睁不开,他说能啊,我必须..必须能啊




他拼力将那人挂在自己肩上,撑起来




顾顺说,我肯定得站起来,不然你,背不动我




李懂咬牙撑起,架着他奋力快步离开这片废墟




那人也不知道伤了哪儿,反正舌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利索,他说早就让你多吃点,怎么都..都没见长呢




李懂架着他上了飞机,将他放平的时候才看见那人腿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大剌剌的敞着,他被吓咽了下,着急要去找急救箱,被顾顺一把拉住


你怎么...老这样




哪样啊??




紧张...




你松开我!!




他这才后怕起来,碎石下压着的熟悉的军装,他明明看到了血,却听他的话先捡起了枪。




他想起自己刚当兵时比现在更加瘦弱,却总能看见那个军队里的风云神枪手,吃饭的时候悠悠绕过他身旁说,也不多吃一点。


也不多吃一点。


怎么才能像个军人啊


要多吃一点,给你


好好练,身高没优势好歹壮点儿




你这么瘦,又背不动我,我要是真动不了了不就被你扔那儿啦




...




李懂想,顾顺还是挺烦的


不过有这种瞎贫的搭档,应该趴在任何一处狙击点都不会无聊




他回头看,顾顺已经睡着了。他不确定以后会不会再看到顾顺那天空降蛟龙时脚步坚定,意气风发的样子。


他知道,无所畏惧,无非值得而已。


杀入黑暗的决心仅仅就是身后的一丝光明。


他还知道,有一艘大船,曾摇着他醒来又哄着他睡去。




那艘大船上站着一个人,端着枪,带着他念念不忘的笑,瞄准他心里。






END






---------


*写了那么久的黄小瑜竟然有一天也会写角色西皮


*翻了一下lof顺懂毅然正道满屏


*你们的良心呢????!!!!!!


*fine。好吃。I see。





评论

热度(422)